這一次的國是會議,召開動機有點被迫,主要因為前一陣子的太陽花學運。學運會發生,大家如果想一想,大概有兩個主要的理由。一個理由是經濟沒有成長,以致薪水沒有增加,許多人只有兩萬五、兩萬二的月薪所得。另外一個為相對剝奪感,很多人覺得有錢人這麼有錢,為什麼我這麼窮。薪水不增加,大家都會怪別人。
我從研究經濟學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全球性的現象。因為資本有彈性,資本很容易跑,錢很容易跑到不同國家去投資;人不容易跑,因為語言、文化及技術限制,人有跨國移動的障礙。由於人的移動彈性小,當資本移去國外時,人的薪水就會比較少。如果人的薪水要提高,就必須把錢引過來,而不是讓錢跑到國外去。要把錢引過來,就是要有人來投資,要投資能夠落實。台灣最近幾年的投資很少,理由並不是我們的生產力不足,而是我們的大環境不是很好。大環境不好,不是因為我們沒有生產效率,而是我們有很多抗爭,有很多應該要落實的投資,我們不讓它落實投資。比方說,有企業家想在海邊蓋旅館,只是用很小比例的海岸,比夏威夷的情況還小,但大家不讓他投資;有台商想在台南,蓋一個比較先進的工廠,已經通過了環保評估了,但大家仍認為它可能會有污染,因此抗爭不讓此投資落實。種種顧慮,使得很多投資計畫有了,廠商有概念要投資,但是經過兩三年投資卻落實不下來。因為投資無法落實下來,沒有落實的投資計畫,就不會多僱用人,僱人就少,僱人少薪水就不高。大部分人不願或不能跑到他國工作,但錢又不能進來落實投資生產。整個環節,惡性循環下來,我們的經濟成長當然不高、薪水也就不高。企業家有辦法在國外投資,他利潤高。他的利潤高,變成薪水相對於利潤不高,所以所得分配的差距會擴大。你會覺得說為什麼我這麼窮,很多是因為整個社會大環境所致。脫離此困境的最主要的重點是我們要吸引投資。
最近國發會有一個做法,大家都知道,就是在台灣設立幾個自由經貿區。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很重要的方向。因為我們把投資集中在一些試驗性的地方。這些投資進來了,我覺得只要是投資落實了,就有機會僱用人,整個社會勞動需求就會因此提高。當自由經貿區多雇用人力之後,自由經貿區以外的地方就會缺人力。當人力需求提高,工資自然會上來。只要有投資進來,薪水就會提高,工資會上漲。我想大家就不要把政府這些開放的措施當作一個惡鬼,而是應該從正面來看。從長期來看,如果自由經貿區可以設立,投資增加了,我們的薪水就會提高,所以整個社會會有一個很好的良性循環。我想我在這邊希望、甚至在網路上沒有參與會議的朋友,也應該要支持這個政策,因為這個政策只要能夠讓投資落實下來,你們的薪水不會是兩萬五,而慢慢會是兩萬七、兩萬八,甚至三萬。未來十年也可能會double倍增你們的薪水。
我們過去幾年來,投資真的很少,幾乎是只有2%、3%、甚至是負的成長率。如果能夠維持到6%成長率的話,我們也許可以讓整個經濟成長率回到以前的4、5%水準,經濟成長就可以比較高。我希望大家要互信,不要把政府的所有措施都當作一個壞的措施,而要有一個積極的感覺,不是想說企業家來就只有企業家賺錢,你們也會得到好處。這是我的建議,也希望大家能夠體會這個現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