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主持人,每次國內發生政治事件之後,都會有各種不同的聲音要求召開各種會議。事實上,行政院經濟參謀總部,過去的經建會、現在的國發會,事實上對整個國家的經濟建設,其實都有很宏遠的規劃。但是規劃之後,有的就交給公協會去做專案和推廣,這些底下的公協會卻是有樣學樣,過去政府各部會委託教授做研究案,這些研究案這十年發生很多移送法辦的例子。但是公協會對這個板塊,同樣發生很多的問題,造成政府的施政,百姓和相關的產業沒有感受到。舉例而言,經濟部、經建會、甚至交通部,有關的目標事業主管單位制訂的政策,本來就要交給各公協會來推廣、來宣導,但是公協會往往拿了這個預算沒有去執行、草草了事應付一下。譬如說負責計畫的主持人隨便找公會總幹事來開開會,就將預算平分掉。所以大家就批評政府做政策推動沒有告知,這個問題希望往後這個工作由各部會相關局處,請幾個聘雇人員來專門執行,一個一個追蹤相關的公協會負責人員;或是公協會裡比較有知識,即使沒有知識,但在公協會裡的專業也比這些科員政治、大學畢業生要懂。他們就可以表達這些意見,我們政府政策就不會流於形式,像是ECFA、服務貿易、貨品貿易;包括加入TPP、RCEP,這些東西政府都有在做,但是底下的人都不了解,不了解就是因為委辦案子沒有盡到這些責任。所以我這裡第一點報告。
第二點就是,台灣已走完高度的經濟發展期,不可能再像過去5、7%這樣的高經濟成長,戰後幾十年的經濟發展史告訴我們,除了這幾年的金磚四國、過去的新興工業國家,包括像我們亞洲四小龍,曾經有兩位數字這樣的經濟成長率。但現在G8、G20的國家,哪一個國家有超過3、5%的經濟成長率?所以我們一定透過媒體、專家學者把真實的話告訴百姓,台灣的經濟體質唯一的出路,就是要靠賺世界貿易財,也就是我們每一個階段要採取不同策略,比如當年加入GATT、加入WTO;接著ECFA、服務貿易,都一樣;包括TPP。政府需要突破,就是要突破關稅壁壘。讓台灣能走出去,到世界各國去,利用當地的人口紅利;包括當地付出的環保、社會成本來造就我們,不管是代工或裝配的產品,賣到世界各國,賺取貿易財。每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都是有效率、有生產力、有能力的人才能夠賺世界的貿易財。而這個錢不是只在國內賺,而是賺外國人的錢,賺的錢回來之後,我們的投資環境好、稅賦合理,透過財產重分配,可以做很多的社會福利來照顧低收入的人,這樣的話台灣才能夠繼續成長。如果不走出去、不賺世界貿易財,永遠都是賺國內財,國內有能力消費的人,大概150萬人都到中國大陸去了、有的到新興國家去了,剩下的人都是屬於在地商貿關係,內需市場嚴重空缺,要如何補?這就要靠開放觀光客。這六年來我們的政府也做的很好,從360萬到今年大概突破900萬。但是我們很多法規未鬆綁,比如說東北角、墾丁海岸線,解嚴已經20年了,現在地方法令包括環保的想法都是停留在當年。這些都有必要找學者專家、當地業者,好好重新研商規劃。
如果你要大資本家來投資,比如說東北角5月底到10月是最好玩水的時候,但因為法規限制,這個觀光景點便不成氣候,這樣就不可能有人來了。所以以上這些問題,都要拜託比如說交通部觀光局就應該要趕快找相關的營建署的城鄉分署的人,來研究海岸風景區的地方法規,這樣才能解決問題,這樣才能吸引國外資本和國內的資本家來做大型的投資、才能創造就業機會,那麼國內經濟成長才能勉勉強強維持3%,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