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主持人我談的東西是比較具體一點。我們對中小企業需要輔導,但輔導困難度很高。以我們金屬加工產業,這是螞蟻雄兵,占我們國家出口一定比例。但是因為國內沒有大型的用金屬的下游製造業,例如汽車業,全台灣36萬輛、韓國400多萬輛、日本900多萬輛、中國大陸2200萬輛。所以金屬加工製品業就變成這些汽車產業的全球商品供應鏈中的一小環,我們怎樣輔導它,非常具有挑戰。
另外一個主題,國家不應把公共建設降低。政府假如真能改變,像早上的說法,把它提高,但它對我們國內產業會有多少幫助?以捷運來講,車子全部引進,在國內組裝、安裝、做車站,我們的產業是不是會因此而升級?不會。所以怎樣把這些擴大公共建設和國內產業做結合,變成一個極度重要的議題。
提出一個具體的案子就是國內的捷運系統,我們不要求政府破壞國際政府採購原則,一定要國內製造,希望國內的車輛組合團體能參與這些政府主導的公共交通建設的競標活動。假如桃園綠線捷運,由國內產業得到國際競標案,在建設期間,車輛就是600人,參加的供應商有350家,涉及到的產業製造人口是2000人,而且這個台灣製造會造成低的生命週期成本。所以我們在此提出,政府怎樣利用大型的公共建設把一個組合系統、高水準系統在台灣落實。
舉另一例,韓國和中國大陸,這部分它們就用國內交通運輸建設系統,建設完成的系統。這兩個國家,全球在這裡做銷售。台灣為何不學學這些成功的例子,為我們不只技術產業、機械加工業、複合材料業以及其他相關的建設業,提供另一個轉型升級級的契機。在此再次提出我們的呼籲,希望政府扶植並保證國內廠商參與競標的機會。我們非常感謝經濟部對於輕軌捷運,現在的經濟部自己抓頭所組合國內產業,希望利用國內北部輕軌的機會,建設台灣輕軌車輛軌道產業。以上是我的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