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主持人還有各位代表,我是來自清華大學經濟系。剛才前一位代表提到因為反對黨不參加會議,顯得有點一元化的言論。我自己來參加的態度並未考慮特定議題,比較意外的是,來參加後發現議題上的安排沒有那麼明顯的主軸。程序上來講,把這個會議的議題分成兩組,令我不解。如果分組有比較密切的討論或許有功能,但分了兩組還是每位代表發言幾分鐘的安排,使每個人的發言在現場只能針對部分聽眾,做法上來講有點可惜。我認為這兩個議題其實相關性非常高,嚴格講起來,區域整合、兩岸的經貿策略其實也是全球化趨勢下的一環,甚至也可以說參加經貿區域整合的作法上,其實一定會跟國內產業政策有關,所以兩組之間的關聯性很密切。期望在後續會議若有機會讓兩組議題性有更密切互動交流,討論起來大家的意見會比較相關。
我關心這議題滿早的。我去年暑假有接到經濟部貿易局的通知,願意舉辦服貿協議的討論,但在暑假裡面,我們學校沒法在暑假進行。事實上我們在今年二月的時候,學運發生前,清大經濟系在校內辦了相關說明。陸委會祖嘉兄有電話聯絡,原本說要來,但因公務纏身沒有辦法來。我們在現場討論時沒有想到會在學運期間,引起社會這麼大的反應。不過個人以學術的角度來看,整個政策的方向跟執行目標,包括剛剛管主委報告時也提到,可能在程序上忽略掉了民意,應事先溝通,而不是簽了一個確定版本就送到立法院,這是引起反彈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我個人認為這些政策發展方向其實無太大爭議,不過我倒是可以提供一個想法跟大家討論。去年12月WTO會議有很重要的議題,在討論是不是乾脆把WTO解散,我在學校也會問學生這些問題。今天在台灣有多少人會主張我們退出WTO?因為2002年我們加入WTO以後,到今天不管是所得分配上的惡化、年輕人薪資停滯,都有這些意見,是不是會認為是受全球化經濟的負面影響造成的,如果是的話,那應該考慮乾脆退出。在這個議題上來講,如果更開放看這個問題,台灣可不可能自外於全球經濟發展、或不認同區域整合組織的發展?假如我們今天不會把自己封閉在全球經貿體系之外的話,今天只有一個問題,將來這條路怎麼走?怎麼走一定是在對外的政策上跟對內政策的互相配合。
時間很快。我認為這次會議可能很大一個缺點就是缺乏明顯標題。因為我記得在2001年,我也是來這個場地參加全國經濟會議,那時因為政黨輪替之後,為了要把兩岸經貿政策從原來的戒急用忍改變,所以那時的共同的召集人林前副院長應該很清楚,就是提出了一個非常明顯的標題「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取代當時原本的戒急用忍。這次會議開到現在雖然有很多建議和政策上的回應,但都缺乏一個明顯的主題。我建議會議結束前訂出主題,讓會議比較明確。
對於這次會議,我有個建議,到時候大家看看意見如何。我認為這次可以提出「發展全球經濟多元夥伴,建立自由市場制度規範」這樣的主題。全球經濟多元夥伴,這次兩岸政策會讓大家覺得經濟發展過於依賴中國大陸,所以多元夥伴符合這個顧慮以及將來加入多元的區域經貿整合的政策。至於國內自由市場這是方向,需要制度規範,不管是各方面的顧慮或是監督機制等等,就是所謂的制度規範,讓我們對於自由市場發展或政策有比較放心的態度。我就講到這裡。